• 保存到桌面 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鸿运国际娱乐

林静:教堂钟声的音声境域与教本土化

时间:2017-09-29 11:38:27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教堂  浏览:222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  教堂钟声系声音符号的,与视觉符号不同,人们无转移开视野一样自主屏蔽声音信号,声音也很难被彻底在某一特定的区域内。当教堂钟声穿越物理障碍蔓延开来,和非都不可避免地接收到声音信号,这对于心存猜疑和的非来说自然是很不愉快的。于是,在近代频频发生的教案与之后的“”中,作为教堂符号的钟楼和钟声不可避免沦为...

  教堂钟声系声音符号的,与视觉符号不同,人们无转移开视野一样自主屏蔽声音信号,声音也很难被彻底在某一特定的区域内。当教堂钟声穿越物理障碍蔓延开来,和非都不可避免地接收到声音信号,这对于心存猜疑和的非来说自然是很不愉快的。于是,在近代频频发生的教案与之后的“”中,作为教堂符号的钟楼和钟声不可避免沦为的目标,大部分教堂的钟楼被捣毁,铜钟被。如前文提到的石厝堂,其屋顶钟阁就在“”中被严重损毁,至今没有修复。

  无独有偶,19世纪的法国也发生了类似的教堂敲钟传统的事件,但结果却截然相反。阿兰!柯尔班(Alain Corbin)在《大地的钟声》(Village Bells)这本书里详尽描述了19世纪法国频繁发生的“夺钟事件”:法国大后“新体制的们”“试图减弱教士掌握的感染人和刺激听觉的力量,试图将时空神圣化”,(36)1972年颁布了一系列旨在减少钟声。1973年7月23日又颁布了法律,命令将乡村各教堂的钟声减少到只剩下1口。可是,各村镇宁可交出银器,也不肯赶快把钟交出来。(37)‘夺走钟’付出的代价还很大。卸下钟就让人痛苦,这是对集体威信、名誉、荣誉的损害,是对集体身份提出疑问,而且还干扰了个体的地域归属意识。……“居民”比教士更强烈地感到被削弱。(38)从国八年(1799年9月)到颁布法律决定制定规章对钟进行管理(1802年4月8日),尽管语气坚定,钟声还是渐渐恢复。(39)

  中法教堂钟声在面临类似打击后大相径庭的反应说明了福州、教堂对钟声的避讳仅仅是出于“考虑到对周边居民的噪音影响”极可能是表面的托词。虽然在法律上“分贝”被用来作为反噪声的法律依据,但实际上仅仅靠分贝量化很难界定噪音;从某种意义上说,噪音的界定其实是文化和意识作用的结果:哪怕是优美的音乐,如果在凌晨两点钟播放,也会被视为噪音;重金属摇滚音乐会的音量即使远超100分贝,其中的听众也不会感觉丝毫不妥。在以教为国教的法国,钟声作为的集体记忆被尊为的传统。“(教堂)钟声的和谐成了一种线)而在中国,教并非主流文化,再加上其凭借体系得到人华传教的历史背景,文化意识形态的引起了当地心理上和生理上的反感,非很容易将教堂钟声视为一种声音的“侵略”而产生,成为“人们不想听到的声音”,文化的冲突导致了声音的“战争”。林语堂在自传《从异到徒》记录了其孩童时代用钟声与佛教鼓声竞争的亲身经历:“我们有一口某美国人捐赠的钟,我们为它在前门建筑了一个约五十尺高的钟楼,而这位失业的文士后来有了一面装设在他佛庙里的鼓,这种事是不常见的(佛庙里常用他无法提供的钟)。当教堂礼拜日鸣钟时,他也注意去击他的鼓。如他所说:‘丁当佛隆隆。’我们孩子们决心不让他赢。我们轮流帮助拉绳,而倾听鼓声何时停歇。我们继续这种竞赛,直至父亲以为我们是疯了,我们。”(41)岳永逸在对华北梨区做的田野调查中也提到:“在早期(教)传人梨区时,教堂鸣叫的时钟是对梨区人熟悉也亲切的晨钟暮鼓的挑衅,是奉教的地位和身份的象征,是由陌生的、现代的、崭新的外面神奇世界力量所支持的一种文化宣示,是一种殖民现代性的再现。”(42)历史主教、在福州的传人和发展遭到了来自和民间的种种反感和,经历了数次起起落落之后,选择隐去钟声是福州出于社会的压力而做出的,是为了避免文化冲突而采取的一种较为内敛封闭的方式的体现。


相关评论